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郑州发生一起命案 男子因纠纷捅死3名邻居租客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9日 01:16:43  【字号:     】  

新京报快讯 教育部、国家统计局、财政部近日发布了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公告显示,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6143.00亿元,比上年的42562.01亿元增长8.41%。

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6995.77亿元,比上年的34207.75亿元增长8.15%,占GDP比例为4.11%。这是自2012年首次超过4%以来连续七年保持在4%以上。

据悉,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主要包括一般公共预算安排的教育经费,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的教育经费,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办学中的企业拨款,校办产业和社会服务收入用于教育的经费等。

东三省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增长迟缓

据统计公告,2018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为31992.73亿元,比上年的29919.78亿元增长6.93%;其中,中央财政教育经费5007.72亿元,比上年增长7.39%。

从各地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增长情况来看,有7个省份较上一年度增幅超过10%。其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增长13.02%居首位;海南省增长12.8%;河南省增长12.46%;江西省、广东省、浙江省、重庆市增长也都超过10%。

增长相对缓慢的地区集中在东北部地区,辽宁省、吉林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增幅均不足1%,黑龙江省甚至出现负增长,增幅-1.23%。据悉,2017年黑龙江亦为负增长,增幅-0.5%。

幼儿园阶段经费及支出增长均为最快

从学段看,2018年,六个阶段中,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预算公用经费支出三项指标的增长情况呈现一定规律性:增长最快的均为幼儿园,其次为普通高中,然后是中等职业学校。

根据统计公告,2018年全国幼儿园的上述三项指标分别增长了10.36%、11.52%、9.22%;普通高中分别增长了8.64%、8.62%、7.40%;中等职业学校分别增长了7.90%、6.99%、6.06%。

为什么增速快的学段包括幼教和中职?国家近年来不断研究制定政策、加大财政投入,支持学前教育发展,各地均编制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安排了项目和资金;职业教育领域也频频受到利好政策加持,成为发展热点。

贵州、青海、西藏多项指标增幅突出

贵州省的普通高中阶段各项指标均在全国各省份中领先。其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预算公用经费支出分别增长了19.89%、20.27%和40.36%。

高等教育阶段指标增长较快的为青海省,普通高等学校的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增长了32.85%,生均一般公共预算公用经费支出增长了61.05%。

另外,西藏自治区在幼儿园阶段的增长也居前列。其幼儿园阶段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增长了23.89%,生均一般公共预算公用经费支出增长了61.50%,为全国各省份中最快。

据韩联社报道,10月22日至24日,韩国总理李洛渊将对日本进行访问,并以韩国政府代表的身份出席德仁天皇即位仪式。此行将是自日本出口限制以来韩方对日方的最高级别访问。韩国总理此次访日能否改善双方僵化已久的关系,引发外界关注。

能否单独会谈成焦点

目前,韩日之间的最高层会晤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在缺乏领导人沟通的情况下,化解两国矛盾很难得到突破性进展。9月下旬的联合国大会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没有与李洛渊单独会面,因此两人此次能否单独会谈仍是未知。

日本放送协会早前报道,安倍晋三正在考虑出席仪式时与李洛渊进行简短会晤。但截至目前,韩国国务总理室尚未表明双方届时是否会举行单独对话。如若举行会晤,这将成为自2018年10月战时劳工问题而导致紧张局势升级以来韩日的最高级别会晤。

韩方的安排释放了改善韩日关系的积极信号。据韩联社报道,虽然两国关系仍处僵局,但是韩国政府始终认为通过对话解决问题最为重要。此举是首尔打算修补与东京关系的迹象。“日本网”消息称,李洛渊被认为是文在寅政府中为数不多的“亲日”官员之一,且曾在一个旨在促进韩日友好的议员协会中担任要职。

历史问题持续激烈对立

自2018年以来,韩日关系持续紧张。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针对日本战时强征劳工问题做出判决,不承认日本拒赔韩国劳工判决效力,驳回日企关于强征劳工案已过诉讼时效主张,要求日本企业赔偿韩国劳工。自此,韩日关系因历史和贸易政策方面的争端而急剧恶化。作为对判决结果的回应,2019年7月,日本对3种出口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强化管制,并将韩方从“白色国家”清单中删除。紧接着,韩国2019年8月宣布,废除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双方矛盾的升级也引发国际社会的担忧。

两国关系正处于196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韩联社消息称,若双方举行会谈,强征劳工赔偿、日本限贸措施和韩日军情协定终止等问题恐将成为最大关注焦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韩日关系目前的状况是历史问题所引起的两国经贸摩擦和政治中断,这里的政治中断主要指两国首脑会晤的中断。即使在第三方场合,双方也很难单独见面。在此形势下,韩国方面派总理出席仪式比较合理,同时也承袭1990年的前例。韩日历史问题不仅涉及劳工问题,而且涉及‘慰安妇’问题。这已经影响到了两国政治、经济以及军事安全合作层面。”

未来破镜依旧难重圆

10月22日,日本将举行新天皇即位仪式。虽然此次仪式为韩日领导人的会面提供了良好氛围,但两国关系的改善依旧道阻且长。

“核心问题还是历史问题。历史问题解决不了,两国关系难以改善也很难形成共识。如果双方互不相让,这种对抗将会持续并且还可能进一步恶化。”吕耀东分析,“韩国方面关注日方的制裁问题,希望日方能正确认识历史问题,而不是用经贸手段进行报复。”

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方的立场是“韩方若不在原被征劳工问题上努力,就无法进行首脑对话”。“依据目前的形势,未来韩日双方很难恢复之前的热络,能保持一般正常的关系已经算比较好的前景了。”吕耀东说。

0000422792_001_20190918045741537.jpg

据韩媒报道,最近,正在住院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更换了一间小病房,以减轻自费的经济负担。不过,新病房的住院费,也高达一天1万元人民币。

据韩国《朝鲜日报》16日报道,法律界消息称,今年67岁的朴槿惠,于9月17日入院接受肩部手术。她一开始住在首尔圣母医院21层的VIP病房。该病房185平方米,每天住院费约合1.9万元人民币。

0921598172_0.jpg

按照这个价位,以朴槿惠住院3个月计算,总费用将高达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0万元)。由于朴槿惠是被弹劾下台,因此无法享受前总统待遇,医疗费用需要自己掏。

0000028173_001_20190916175232122.jpg

9月底,朴槿惠换病房了。新病房约100平方米,住院费是原来的一半,但也高达每天1万元人民币。

朴槿惠方面解释说,其实还有更小一些的病房,但负责监护和照顾朴槿惠的人员太多,只能选择100平米的房间。

0000422356_002_20190917044708954.jpg

韩媒称,朴槿惠自付医药费,会有负担。首先,她目前尚在服刑,无任何收入。其次,她36亿韩元(约合2152万元人民币)的个人财产,目前处于被追缴保全的状态。

1532048712288413 (1).jpg

9月19日,部分支持者为朴槿惠筹集住院费,得知消息后,朴槿惠通过律师传话说,“我接受你们的心意,但筹款就停止吧。”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